精选深度报道

竞赛规章

围棋产业化的航母大试水 城围联,如何弈起来?

联众棋牌 蓝烈


从2015年6月那别开生面的城市围棋联赛揭幕战到9月这轰轰烈烈的常规赛闭幕战,不管是在主流媒体还是在被刷屏的微信朋友圈,一个新名词“城围联”——这个中国围棋界的新事物就此进入了公众视野。

当阿里巴巴在9月8日宣布成立阿里体育集团,以数字经济思维创新发展,正式布局体育产业的新闻爆出时,时下最为火热的“黄金交叉点”——关于体育产业的大讨论掀起新一轮的高潮。不管是此前中国体育产业 发展的标志性事件——万达宣布并购世界铁人公司(WTC),万达体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体育经营公司的重磅消息,还是现在的马云在体育产业上的又一次大出手,种种迹象都表明,资本大鳄的抢滩登陆,无疑看 中的还是即将步入发展快车道的体育产业。2014年国务院发布46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46号),正式把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提升到国家战略,设定了到2025年中 国体育运动人口达5亿,体育产业产值5万亿的目标。“城围联”正是这一大背景下初试水的围棋产业化的航母,凭借敏锐的嗅觉和强大的执行力已经抢先一步。城围联从成立之初就明确提出了“赛事大众化、棋手 商品化、运营企业化、组织联盟化”的响亮口号,我们今天就来详细解读一下这艘围棋产业化的新航母。

“城围联”指的是全国16座城市18家围棋俱乐部参加的NBA模式的品牌赛事“城市围棋联赛”,分为常规赛、季后赛、总决赛,赛季跨年度,历时九个月。比赛的形式同样是借鉴了“NBA”的团体“接力赛”形式, 分序盘(1~60手)、中盘(61~140手)、后盘(141~)三节,有换人、有暂停,节与节间有“围棋宝贝”的热舞表演。“城市围棋联赛”之所以规避使用“中国”、“全国”等冠词,因为在不远的将来,城围联 还将涵盖首尔、新加坡等国外城市。

“城围联”是“城市围棋联盟”的缩写,“城市围棋联盟”是打造“城市围棋联赛”的实体,2015年1月31日于南宁成立。“城市围棋联盟”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成都、武汉、西安、长沙、苏州、昆 明、贵阳、南宁、柳州、衢州、北海等16座城市,年总产值为600亿的18家企业共同推出的企业俱乐部联盟,是托起“城市围棋联赛”的、2015年围棋产业化初试水的主体。“城市围棋联盟”的成员企业又共同出资 组建了“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1亿,具体承办“城市围棋联赛”。“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相对控股方是以董事长雷翔为代表的华蓝集团,也是“城围联”的核心缔造者。

而“城围联”正确解读,就是“城市围棋联赛”、“城市围棋联盟”、“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三位一体的实体。其中,“城市围棋联盟”已具财团机构的雏形,带有民间棋院的性质,也可以看作是“城 围联”的董事会机构。“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体现“城市围棋联盟”意志的公司化运营的企业实体,是盈利为目的的,围棋市场化、产业化的执行平台。“城市围棋联赛”是“城市围棋联盟”通过“ 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联赛品牌。本文以下所称的“城围联”,就是三位一体的“城围联”。

“南国弈园”模式,亦或体育产业化“广西模式”
今年6月13日,“城围联”在广西南宁的“南国弈园”正式开启了元年(2015~2016)的赛季。“南国弈园”是广西首个智力运动文化综合体,2011年建成,是华蓝集团2007年加盟中国围甲以后的又一重大“围棋” 举措,也是华蓝集团董事长雷翔“围棋产业化”及“城围联”构想的起点。“南国弈园”模式亦可成为“广西模式”,是广西体育局和华蓝集团联手打造的、先行于时代的体育产业化的样板。

2009年,南宁市政府通过招拍挂方式向华蓝集团提供一块地,用于建造智力运动文化综合体。华蓝集团投资9000万(银行估算的项目价值是3亿,增值了3倍余),2011年建成占地10亩,共7层,建筑面积1.3万平方 米的智力运动建筑。广西体育局副局长张冬梅说,“用产业引导资金扶持的方式,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来支持企业做体育的产业”,而广西体育局“广西智力运动发展中心”的牌子就挂到了“南国弈园” ,同时还授予了“广西体育产业示范基地”的称号。张冬梅还说:“我们从围棋这一小众的项目发现了体育产业这样一片蔚蓝的大海。”(今年6月13日南国弈园“围棋大众化产业化论坛”嘉宾对话录)

国务院“国发[2014]46号文件”鼓励“丰富体育产业内容,推动体育与养老服务、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教育培训等融合,促进体育旅游、体育传媒、体育会展、体育广告、体育影视等相关业态的发展。以体育设 施为载体,打造城市体育服务综合体,推动体育与住宅、休闲、商业综合开发”。 “南国弈园”自2011年建成起就是集竞技、培训、餐饮、休闲、文化于一体的城市体育综合体。

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覃勇刚说:“在这栋楼里有棋校、有棋具店、有大型的赛场,也有一般的对局室、训练室。去年我们在这里举办了300多场比赛,这比赛的钱从哪儿来?相当一部分是经营 南国弈园而来。这栋楼除了满足棋类运动各种各样的功能以外,我们有会议、有餐饮,也有培训,还有茶室等等各式各样的场地,而且这些场地都是多功能的。这样一来,一方面满足了比赛的需求、训练的需求, 另一方面又给我们带来了经营收入。

去年这个楼的收入是4000多万,利润部分,一方面留用于企业的发展,另外一部分则是用于举办棋牌比赛。我们举办的各种比赛,也给这栋楼源源不断地带来人气,带来客流,带来生意,形成了一种良性的互动。 ”(今年7月9日城围联西/北赛区第五轮北京华智主场,城围联媒体座谈会)

“南国弈园”模式的成功在于,政府以“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支持企业进入体育产业,并在政策、资金上予以支持。而企业通过经营获得利润、创出品牌,靠“自身造血”主办比赛。而且,不仅是围棋,象棋、 扑克等小众智力运动项目也都在“南国弈园”找到了家。广西体育局副局长张冬梅说“通过小众项目看到蔚蓝的大海”,其实智力运动类小众项目亦通过“南国弈园”模式看到了蔚蓝的大海。

自2007年接手围甲棋队以来,华蓝集团董事长雷翔一直思考“盈利”的问题。经营围甲棋队每年投入上百万资金,而且逐年增加,企业作为营利组织必须思考回报是什么。雷翔认为围甲的投入“收获了广告、收获 了公共关系、收获了好名声”,但对企业来说,这点“收获”与投入相比还是不够的。华蓝集团经营围甲棋队,出发点是支持围棋事业,能否长久支持下去是个疑问。雷翔思考:能否让围棋本身产生出效益来?

“南国弈园”初获成功,雷翔已在构画更恢弘的蓝图:“我想要长期拿钱去支持围棋事业,这就要做一个更大的事,做一个大的平台出来。我们开始研究,能不能把各方面的力量整合在一起,不仅是华蓝集团一家 来做这个事,由很多企业来做,大家搭建一个平台,组建一个商业生态圈,把这些资源整合进来以后就变成一个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条。这样就会有很多盈利模式,我们就可以变成一个很产业化的东西。”(今年6月 13日南国弈园“围棋大众化产业化论坛”嘉宾对话录)

尤其“南国弈园”模式的可复制、可推广,为“围棋大平台”的构建提供了愿景可期的基础。“城市围棋联盟”最理想的形式是“城市智力运动综合体联盟”,一个“南国弈园”撑不起围棋的大平台,但是18个、3 2个城市的“南国弈园”完全可以撑起围棋产业的一片天。

“南国弈园”模式,首先在浙江衢州得到了复制。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覃勇刚说:“我们在浙江衢州规划了一个体育文化园区,1000亩地的园区,它也是以围棋文化为主题,为核心。因为烂 柯山在衢州,那里是围棋界尽知的“烂柯”传说故事的发生地。当地政府很想把围棋文化的文章做足。衢州项目前年拿了一期的土地,今年已开始动工,棋馆在明年这个时候可以封顶。到时衢州也会参照南宁的这 个模式,不断地搞比赛,不断地利用这个场地做和围棋相关的经营。”(今年7月9日城围联西/北赛区第五轮北京华智主场,城围联媒体座谈会)

2014年年末,雷翔委托“围棋博士”何云波教授(湘潭大学教授)组团进行“城市围棋联赛商业化传播研究”,同年12月6日举办示范性质的“广西城市联盟围棋联赛”,2015年1月31日成立由全国16座城市、18家 企业加盟的“城市围棋联盟”,6月13日“城市围棋联赛”元年赛季在“南国弈园”拉开战幕。

NBA赛制,探索更加有趣的围棋竞技方式
“城市围棋联赛”的全新赛制基本借鉴了篮球NBA模式,如:赛区常规赛、季后赛、总决赛等。比赛形式为“接力赛”,就是2015年忽然成为围棋界热点的“团体围棋”,即“团体下一盘棋”。覃勇刚说,“接力赛 ”是模拟NBA的过程中推演出来的赛制,也是围棋大众化思路的产物。2015年是城市围棋联赛的元年,“接力赛”经过常规赛的实战检验,“团队竞技”、“团队一盘棋”的理念变得越来越明晰。“接力赛”只须抓 住“竞技”、“团队”这两个核心不断完善赛制,简化掉不必要的“为大众而大众”的设置,力求“完善一盘棋”而不是“割裂一盘棋”,那么可承载城市联赛体制的完美的比赛平台假以时日就能打造出来。同时 ,“接力赛”需要甄别一些认识误区,如:棋局并不存在“集思广益”;研究席的“热闹景象”是有意营造出来的错觉,与实际的棋局进程没有必然的联系等等。以竞技为核心的“团队赛”,是由合理设置的“指 挥链”来驱动,这一“决策—执行”系统与对手团队的系统合拢成密闭的“胜负博弈圈”。

在今年8月1日的北京华智队主场比赛,专程前来挂盘讲解的成都恒泰队队员李莹二段一再强调“主教练”的作用,这其实是点出了“接力赛”的核心所在。“完美的”接力赛或可以设想成主教练、队长之间的团队 对弈。一队只设一个主教练或队长,主教练或队长解读棋局、预判进程,调度指挥,并对胜负负责。在“团队赛”体现指挥的艺术,这本身也可以成为一个“卖点”。

“接力赛”也可以在围甲层面打示范赛,检验“接力赛”最高竞技的表现,这是很有必要的。一是检验“团队一盘棋”的形式对棋的内容的“干扰”到底有多大,二是校验个性化的指挥能否减少这种“干扰”,进 而完成作品级的棋谱。围棋不同于一般的体育竞技,除了过程,还有棋谱的产出。作为“团体围棋”的形式,虽然强调的是过程,但忽略棋谱是一种阙失。“团体围棋”无论怎么变化围棋的形式,毕竟是“在下一 盘棋”。兼顾“过程”和“棋谱”,高度竞技化的“团队围棋”应追求这两方面的完整。或者干脆站在“棋谱”的角度反推“团队围棋”赛制上的完善,这同样不失为是一种方法。

“城围联”在联赛元年,总结经验、针砭利弊,应把“接力赛”赛制的完善设为主课题。城市联赛成功与否,取决于“接力赛”赛制的完善,而赛制的完善必须紧扣“团队竞技”这个核心。只有提纯了“竞技”、 “团队”这两大元素,才会吸引大众的关注,进而撑起城市大联盟。

航母功能,真正打造产业化实力与平台
“接力赛”最独特之处,就是在“电子棋盘”上对弈。“城围联”比赛最新颖的,是棋手不在传统棋盘上对弈,而是坐在对摆的两台笔记本电脑前,用鼠标“落子”。“城围联”为“接力赛”开发了专门的对弈程 序,棋手在“电子棋盘”上比赛,棋迷下载“城围联比赛系统”APP通过手机观看比赛。因为比赛是在“电子棋盘”进行,“接力赛”团队作战的换人、暂停可以即时体现出来。覃勇刚说,“电子棋盘”打破了“时 空阻隔”,理论上比赛可以两地进行。

目前“城围联”已对比赛系统APP实现的第一步“电子棋盘”对弈功能进行了测试,最终这个系统会发展成集比赛、对弈、直播、教学、社交于一体的多功能互联网对弈平台。这一“城围联平台”独有的“接力赛” 比赛系统,增加了个人对弈之外的“团队对弈”的乐趣,使地区与地区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进行异地的团队对抗赛变为可能。如果进一步附加商务功能,就是“城围联”产业生态可以长袖善舞的“互联网+”平台 。

“城围联”,首先是“企业联盟”,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组织联合起来,另辟蹊径打造NBA模式的大众化产业化城市联赛平台,这是“城围联”的基本写照。“城围联”的缘起是“南国弈园”智力体育综合体模式 。“南国弈园”满足了社会公共服务的需求,创出了政府和企业合作双赢的典范,而核心是“南国弈园”模式可以“造血”,可以盈利,小众项目的围棋可以通向“蔚蓝的大海” 。

“南国弈园”模式的成功带来的启迪就是:“不仅华蓝集团一家来做”,而是多家企业一起来做,共同打造平台。今年1月31日“城围联”这一航母编队终于下水,是16座城市18家企业涵盖文化传媒、互联网、勘探 设计、建设工程、地产开发、投资经营等领域的年产值达600亿的超级“企业联盟”。看似没有行业关联的成员企业,却因为对体育大发展的产业共识聚集到了这艘新型航母的舰岛上,扮演着战斗群中各自的角色。 而城围联这一集成平台的产业功能成为了最大看点。

“城围联”的模式是“赛事联盟+运营公司”,为此组建了盈利为目的的股份公司“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城围联司”的任务是把“城市围棋联赛”打造成品牌、打造成顶级联赛,同时开发衍生产品 ,推广智力体育综合体模式。因而可见,“城围联”从始至终都不仅仅是在打造一个全新的赛事,而是在着力形成自己的产业集群,产业平台,就好似成为航母上开放结构的飞行甲板,政府、企业(投资企业、赞 助企业、衍生产品开发企业)、媒体、棋手(职业棋手、业余棋手)、棋迷(爱好者、投资者)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自由起降,保证供给,获取所需。政府实现体育产业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为社会提供更好的体 育公共服务:企业开展体育经营、综合开发、效益显著;赞助单位获得更好的商品宣传推广等市场化途径;媒体获得更有价值的赛事转播资源和内容;无论是职业还是业余棋手都在事业发展上拓展了一条新路;爱 好者更是获得更为直接,更快乐的观赛体验。学习和借鉴西方发达国家在体育产业经营方面的经验和模式,聚合资源才是目前体育产业快速成长的捷径。

企业是市场最活跃的因素,以不同业种的加盟而成为产业、合作、商务生态圈,植入“经营理念”的“城市围棋联赛”平台功能显得尤为重要。每每赛会上安排的投资者沙龙,都旗帜鲜明地提出“运营企业化”, 从中实践着一切商业探索与合作的可能性。从建筑设计业到赞助品牌商,从基金经理到资本投资人,聚合平台上的商机与合作都在助力城围联的大跨步发展。目前A股市场上还没有真正的赛事运营公司,城围联若能 以良好“市场造血机能”和强有力的盈利发展态势进入资本市场,必然很容易获得资本的追捧,那时城围联的品牌价值和资本估值都将远远超过启航时的地平线。

“城围联”应升级为“城围盟”
“城围联”狭义来说自然是指“城市围棋联赛”,而具体操作城市围棋联赛的是华蓝集团相对控股的“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这是盈利为目的的商业股份机构,是“城围联”具体搭建产业平台的执行者 。同时,“城市围棋联赛”、“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之上还存在一个大脑机构“城市围棋联盟”。这是广义上的“城围联”。

国发[2014]46号文件正式把体育产业设定为国民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其核心是“创新体制机制”、“培养多元主体”,至2015年引发了中国体育界的“地壳变动”。最先作出反应的是中国围棋界,中国围棋协会以 “乐见其成”的态度,促成了“城围联”的诞生。而2015年中国体育界最大新闻是中国足协“下海单飞”,脱离体育总局独立运营。这其实是中国足协由“社团法人”向“中国特色”的“财团法人”转变的过程, 行为上是在抢占、垄断足球产业资源。

虽然“46号文”鼓励培养“多元主体”,但“产业化”的过程必然是兼并和垄断的过程,围棋“概不例外”。中国围棋最优质资源是职业制度、职业棋手、职业棋战和职业联赛,中国围棋协会未来几年也会创导优 质资源的产业化整合。“城围联”以16个加盟城市18支队伍打造了城市围棋联赛,具体运营机构是盈利为目的的股份制“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但是想带动航母编队的“城围联”,仅靠公司化运营可能 还不够。

在此提出一个设想,能否把“城围联”像更贴切的“城围盟”发展呢?所谓产业联盟是指出于确保合作各方的市场优势,寻求新的规模、标准、机能或定位,应对共同的竞争者或将业务推向新领域等目的,各有关 企业和相关机构等成员单位之间结成的互相协作和资源整合的一种合作模式。联盟成员可以限于某一行业内的机构或是同一产业链各个组成部分的跨行业机构。联盟各成员单位地位平等,独立运作。“城围盟”在2 ~3年的时间里全面辨析产业化新环境下的机遇和挑战,重新定义围棋乃至大众化围棋、“顶层设计”产业生态的理论体系,并交付盈利机构“城围联司”(城围联体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来实现。这才是“城围盟 ”、“城围联司”、“城围联”三位一体的完备的航母编队。

正如城围联的口号:城围联,弈起来!那样,日益壮大起来的“城围盟”,以完整的产业生态、完善的联赛赛制、深度整合的大众化围棋资源与传统的优质围棋资源相融合,共同打造新的产业化新秩序,这才是可期 的发展道路。

文章出自联众论坛